一天学会FLASH制作|一天学会做网页音画|一天学会PS大图音画|一天学会可写名字网页|一天学会做网站|个人空间申请|申请网站|上传FLASH动画|大图音画|伤感情歌|舞曲下载|进入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推荐 >> 大图音画 >> 回忆我的父亲
    
  双击自动滚屏  
回忆我的父亲

发表日期:2014年1月2日  出处:http://haichao.51xjz.com 诗海弄潮  作者:海潮  本页面已被访问 2858 次

 

回忆我的父亲

 

  父亲去世了,我很悲痛。父亲是一个平凡的人,可他却在坎坷的人生旅程中,度过了不平凡的一生。

 

聪 明 过 人

 

  父亲刘乃英又名刘瑞,祖籍山东,后由老祖逃荒来霸州定居。父亲于一九二五年一月三十日(公历),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里。我的祖父是木匠,认字不多。家父先随我祖父学习,后受教于张宝贵、高树恩老师。家庭的文化熏陶,老师的谆谆教导,使父亲从小就产生了浓厚的学习兴趣,喜爱读书。在七八岁时就能读《王花买伯》、《三国演义》等小说。读后讲给大人们听,引来很多围观的群众。墙上的大布告,他能当众流利的念出,得到大人们的挑指称赞。父亲还能背很多古诗,背有韵味,讲有情感,听后很使人感动。父亲还写一笔好字,常常写了,贴在自家的门窗上,连日本鬼子看了都赞不绝口,为此还险些要把他带到日本,幸亏父亲机灵,听后急忙藏了起来。父亲也喜欢画画,十多岁时不但有丰富的想象力,还能临摹,作品常常一挥而就。画中的山石草木、花鸟鱼虫栩栩如生;画中人物呼之欲应、招之欲出。印象最深的是父亲青年时画的《青年人的画》的小册子,幅幅配有小诗和名句,看后人人挑指称赞。父亲也喜爱音乐,口琴风琴等乐器顺手拈来,余音绕梁,动人心弦。

 

  父亲不但才华过人,而且记忆超群,他看书过目不忘,即使长篇,也能绘声绘色的讲给人们听。《论语》一书,背诵如流,直到老年记忆仍不减退。记得有两名记者向他采访朱占魁投降的日期时,他脱口而出,并提供了参考依据,他告诉记者“过去戌报的X上角,那个头戴X帽,身穿X大衣的就是朱占魁”。记者查后,日期一天不差,人们又被父亲超人的记忆所折服。为此记者们特意又找到我父亲说:“我们是为您的超人记忆而来,佩服,佩服。”

 

戎 马 生 涯

 

  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后,我国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面对日寇的残酷暴行,为了救中国,求生存,在19397月,年仅十四岁的父亲拍案而起,参加了八路军,踏上了戎马生涯的征程。开始在冀中十分区霸县43大队当文书,由于工作出色,在19402月被十地委书记马载看中,当了十地委青年干事,负责抄写、收发等工作。马载同志的秘书产假期间,整个秘书工作都由父亲一人承担。19416月,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指挥1102721三个师团,加上第15混成旅团等两万多日军,对地处大清河北的冀中十分区抗日根据地,进行了一次残酷的军事扫荡。父亲随地委向白洋淀转移,当时的主要领导有地委书记马载、分区司令员朱占魁、专署领导王文仲,县委书记高钧等。拂晓部队刚刚进入三台地域,敌人切断了我军的退路,以两千多人的兵力完成了对我军的合围。当时我方兵力只有五总队的警备连、特务大队的一连和六连、军分区的警备连,再加上永清、武清、安次等县大队数十人总共才500来人。

  战斗打响了,枪声大作,弹片横飞,杀声一片。我军仅以二里长的交通沟和五座砖窑为掩体,打退了敌人一次一次的进攻。守候在沟口的我机枪射手,一个个中弹负伤,被架了下来。此时的敌人非常骄横,越来越多。砖窑被迫击炮击中后,被敌人占领,变成向我射击的制高点,我军伤亡惨重。有些战士双腿被打断了,他们红着眼睛接过战友们手中的武器,与敌人同归于尽。由于敌强我弱,很多战士倒下了,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为保存革命力量,地委书记马载和分区司令员朱占魁当时命令部队分正北、西北、西南三个方向,向外突围。关键时刻父亲保护着地委、分区领导奋力拚杀,杀开一条血路突出重围。领导们都负了伤,父亲的左臂被机枪打中,他们冲过拒马河,进入狼沟洼,入夜奔向白洋淀。负伤后父亲仍然坚持工作,在徐水县李家迪城与永清县委书记高钧、安次县大队政委马德骏、五总队副总队长单长生一起研究制定部队的军风、军纪和政治等工作。

  1941年夏形势越来越紧,父亲随部队长途跋涉,历经艰难险阻转移到平西即房山、涞水一带,1942年春奉命返回平原。父亲在部队的表现非常出色,特别是锄奸杀敌的智勇和妙笔生花的行文,得到了领导和战士们的一致称赞。于19427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残酷的战争岁月里,父亲弱不禁风的身体又患了伤寒,高烧不退,腹泻不止。为减轻部队的负担,父亲被寄养在安新县的一个村庄里。为防止传染,老乡把他放在厢房里,到时给端点饭吃。当时父亲拉尿全在屋里,室内又脏又味,衣绳上爬满了绿豆蝇,探视的人都不敢进屋,就连部队的人探望时都隔窗而望。因病情太重,父亲被接回部队治疗。

  194211月,父亲与十分区主力27团的几个重伤员,从一联县转移到霸县上岔河时,因伤病员目标大,被敌人发觉了。在情况万分紧急之下,带队的临时决定让伤员回家养伤。父亲在我地下工作者李家营“伪保长”李文元的掩护下,穿过道道封锁线,瞒过座座岗楼的盘查,冒险回到了家乡李家营村

  在家养伤期间,父亲仍坚持党的工作。在1943年春分左右的一个夜晚,代号为24号的首长,在李文元的引领下找到了父亲。父亲不顾伤痛,带着首长查看了我家的地洞,汇报了工作的开展情况,并接受了新任务。又召集了43区队政委刘立甫和三联县县委书记刘炎,在我家的小西屋里召开了秘密会议。24号就是当年十分区的司令员刘秉彦。

  1943年春敌人出动了数千人马,组成日伪联合讨伐队,对我三联县进行了大规模的扫荡。斗争形势非常严峻,为打击敌人的反动气焰,提高人们对敌斗争的勇气,当年5月父亲被调到冀中十分区,三联县反歼会当了干事。在永、固、霸、安一带神出鬼没的惩恶锄奸,有力的配合了正规部队的抗日斗争

 

险 中 脱 险

  在敌来我往的战斗岁月里,父亲九死一生,在凶险中度日,一连四次险中脱险。

  一是奉命回家执行任务,为躲过敌人的道道关卡,避开敌人的层层盘查,不得不绕道而行。走到白沟河时忽然河水上涨,挡住了去路。当时河面没有摆渡,仅有运送伪军的一条小船儿。天黑了,父亲见实在没有去处了,便硬着头皮跳上了伪军的小船。幸亏伪军没有过细查问,他以“破落地主”为由,蒙骗了敌人过了河,住在一家客店里。为了拉拢关系,他与店主没话找话地谈起话来。店主见他这么年轻就谈吐不凡,对他产生了好感。饭后入眠,进入梦乡。刚近半夜,突然乡公所的几个人持枪而入,枪口对准父亲,气势汹汹的说:“走,到乡公所去一趟。”幸亏店主出面讲情,没把父亲带走。第二天,按照伪大乡的指令,父亲到了乡公所。进屋先给乡里办公人员逐个作了揖,然后介绍说:自己是破落地主,如何受八路的欺负,为了逃避斗争又如何出走等。听后他们仍不放心,又问:“那边情况怎么样?将来是什么结局?最后谁胜谁负?”等。父亲说:“那边共军活动的比较厉害,人数虽然越来越多,但装备处于劣势,难以取胜。”父亲又通过与敌人其他方面的谈话,打消了他们的疑虑。他们看他那么年轻不会有什么问题,不但很快放行,而且还开了通行证。身为八路军的干部孤身入敌巢,一旦查出性命难保。过后想起来大家都非常可怕。

  二是在一个秋天的夜里,父亲从外面回家。由于我村沦为敌占区,不敢直接进村。走到我家坟地,趴在棉花地里,看看有没有敌人,刚刚趴下,就听见前边的人自言自语:“唉,按时间算他也该来了!”父亲听后一动不动,等那人走了,他没敢进村直接返回了部队。

  三是一次夏天父亲从外面回来,刚到村西边,忽见在园子里浇菜的李文泉二伯,边挥手边喊给父亲“快跑!敌人正上你家找人呢!”父亲见事不好,立刻转移。

  四是1943年深秋的一天,敌人一千来人包围了我村,当时父亲在家养病,父亲听后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必要时用筷子把毛巾插入气管以死了之。还没把东西找齐,敌人就冲进屋里,枪口对准父亲的胸膛,当场把父亲抓捕。父亲被捆绑的结结实实,押着向外走去。出了胡同刚上街不远,遇到了宪兵队的高仲池(原县大队干部,是父亲的同事),父亲想:“这回遇上叛徒,算彻底完了。”高见到我父亲后,对押送父亲的两个人说:“这小子真不是东西,把他交给我吧!”他押着父亲边踢边骂的向村南边的大苇坑走去。走到芦苇处朝天打了两枪,对我父亲说:“还不快跑!”父亲一气跑到燕家务。

离 军 从 教

  刀光剑影的战斗岁月,残酷的斗争环境,使父亲的身体垮了下来。负伤后又久患肠结核,更是雪上加霜,不能行军打仗了。于1943年夏,从部队转到地方,受三联县委指示,隐蔽下来,在霸县中亭河一带开展统战工作。为了不引起敌人的注意,经四联区区长张哲介绍,以合法的教师身份参加了教育工作。一方面坚持教学,一方面宣传抗日思想,搜集情报,发展抗日队伍,从事地下活动。

  为了蒙蔽敌人,当时使用的教材,一套是日本的,一套是八路军的。日本鬼子来了,就把八路军的教材藏在柴垛里、厕所的灰土里、教室砖底下、课桌下的小坑里。鬼子走了拿出来再学。在恶劣的办学条件下,他把部队在平西的优良学习方法带到了学校,注重教育与社会需要相结合。

  在日寇疯狂扫荡之时,父亲画了一幅《勒马图》。在悬崖峭壁之上有一匹高头大马,马的前腿立起,人在马上紧勒马缰,崖下是一堆白骨,马旁写有“悬崖勒马”四个大字。利用画图教育学生,图意是日本帝国主义如不停止对中国的侵略,就会和这匹马一样,必将粉身碎骨。他还带领学生到大自然中画家乡的地,画家乡的水,画家乡的一草一木。教育学生热爱家乡、保卫家乡。为增强学生的体质,父亲在没有体育设施及器材的条件下,仍坚持球赛:在场地两端各放一凳,凳上各站一人,投球时哪方接住,哪方为赢。父亲在教学中,注重实践,他经常带领学生到大自然中实地观察,林荫处、池塘边、田野里到处留下了他们师生的足迹。父亲对待学生和蔼可亲,十分注重教育方法,有次学生在教室墙上涂了一大块墨汁,父亲见后便拿起笔来在墨汁处添上几笔,变成一个展翅飞翔的燕子。过后儿才心平气和的向学生讲明道理,学生很受感动。

  在当时办学条件十分艰苦的情况下,父亲却把学校办得有声有色。无论在哪里任教,都与学生建立了深厚的师生感情,深受学生们的爱戴和拥护。解放前夕根据工作需要,上级调他到县委工作。1948年春他是县教育科干部,兼任苏桥完小校长。苏桥的学生听到这一消息,自动组织起来给县委写信,上县委请愿。学生们的爱师之情感动了父亲,加之他对教育工作的热衷,给县委写了留校申请报告,从此在教育战线上扎下根来。在教育战线上主要的工作经历是:19459月在霸县南孟镇李家营、披甲营任教并兼任南孟镇校长。1948年春在县教育科工作并任苏桥完小校长。194810月至502月在霸县城内完小任校长。19503月任天津地委干校班行政主任。1951年调到芦台中学。195211月在安次县中学任党支部书记、教导主任。19568月在河北省进修学院任教。195711月任廊坊中学教导主任。

 

忍 辱 负 重

  父亲为人耿直,疾恶如仇,遇事敢于直言不讳。为此,在前进的道路上,历经坎坷。我村(李家营)的西头是安家营,在合作化期间,各项工作我村总赶不上安家营。父亲在一篇文章中曾写过“东社不如西社强”一句话。又因写小说,于1957年在反右派斗争中,被张功等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借题发挥,无限上纲,打成“右派”,深受不明不白之冤,先后在杨村、大王龙等地劳动改造。

  1965年,张功在霸县搞四清时,还是整人,河北省军区的一个参谋高金玉同志被张功整的受了处分,因揭发不实,四清后期高的处分被撤销平反。

  父亲在劳改期间,沉默寡言,拼命劳动,让汗水洗刷心中的冤屈,以减轻或忘却心中的不平和痛苦。本来瘦弱多病的父亲,由于长期繁重的体力劳动,病累交加几次险些命归西天。但病情稍有好转就立刻投入紧张的劳动,最后终于咬牙挺了过来,得到了上级领导的信任和同事们的好感,后被提升为劳改大队长。由于和队员们曾是患难之友,在劳动中父亲仍和大家心连心,以友相待。对劳教人员们做到了学习上给予关心,思想上给予开导,工作上给予帮助,生活上给予照顾,深受大家的拥护。同辈们称他为老兄、老弟,年轻的称他为叔、伯。和他在一起工作的人个个心情舒畅,积极性很高,指到哪干到哪,干起来争先恐后,抢挑重担。在父亲的带领下,在历次工作中,这个队都提前出色的完成任务。时间不长,领导发现了父亲的才干和为人,对父亲更加赏识。从领导到群众提起父亲来无不挑指称赞。大家都知道他的问题确属冤枉,于是大家多次找领导提建议,要求给予甄别平反。领导认为经过四年的考验,表现突出,可以撤销劳动改造的处分。经上次批准,在19621月被安排在安次县东安庄公社,任文教助理和民政助理。在乡政府工作,父亲很满意,这和劳改大队比起来,如同笼中之鸟放飞大自然,已是更上一层楼了。因此,父亲工作起来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受到老百姓和领导的高度称赞。

  正当春风得意之时,于1966年,文化大革命的风暴席卷而来,一大批一大批的干部被打成“走资派”,因父亲是“右派”身份,也未免于难。根据这一历史污点,父亲又被列入“群众专政”的对象,再度被关进“牛棚”劳动改造。直到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父亲才得以平反并恢复名誉,在头上压了二十一年的乌云终于吹散,真正步入了“春风又绿江南岸”的美好春天。

 

伏 案 疾 书

  19766月父亲退休,19813月转为离休,享受县级政治生活待遇。离休后宣传民族斗争史,父亲以饱满的政治热情,克服体弱多病的困难,伏案疾书,撰写革命回忆录。先后写出《冀中十分区变质前后》、《三联线抗日斗争史》、《回顾革命烈士》、《三台战斗前后》、《冀中十分区游击总队发展史》、《回忆新城县委书记于群》、《残酷的年代》、《缅怀烈士》等文章。并整理安次志史、党史及其他各种材料达数百万言

  在任离休干部党支部书记的十几年间,在搞好老干部党支部建设的同时,为搞好革命传统教育,父亲不怕疲劳,克服重重困难,深入各县,走村串户,采访调查。主编了三联县抗日斗争的史书《平津郊甸的烽火》。撰写了革命传统报告材料,参与了街道居委会和区关工委的工作。还经常到部队、工厂、学校给战士、职工和学生做传统报告。每次报告都场场爆满,掌声雷动。在搞好军民共建,鱼水工程、跨世纪工程中,又付出了毕生的经历和心血。

为弘扬民族文化,把中华诗词这一瑰宝传承下去,在古稀之年,与李助民、李文治、仝正年、孟庆祝等一些老同志,又创办了燕南诗社。在创办期间,不顾年迈之躯,到处奔波,含辛茹苦,废寝忘食。他忙碌的身影经常出现在政府主管部门,穿梭于大街小巷,来往于师友之间……一个个的不眠之夜,一次次的风雨兼程,一天天的苦心筹办。燕南诗社这块金光闪闪的大牌子终于挂了出来。

为提高诗词的写作质量,使文化瑰宝这块大牌子生彩增辉,在传授中做到:“三传、三抓、三结合”。三传:传知识、传规律、传技巧。三抓:初学抓基础、长学抓提高、优学抓升华。三结合:树典型与一般要求相结合、定期讲座与会后交流相结合、实践与练笔相结合。

诗社的创办,搭建了一个文学研创平台,很多离退休老同志步入了新的乐园,他们不但老有所乐、老有所为,而且还带动了一大批中青年,进入了金词玉赋的瑰宝殿堂。

《燕南诗丛》《燕南诗稿》两大刊物的问世,震动了全国各地,燕南诗社被打造成河北省一大名牌。父亲在传授文学瑰宝中,还笔耕不辍。写出了大量歌颂改革开放、表扬先进、勤政廉洁、赞美祖国山河及抨击腐败不正之风的优秀作品。199612月由今日中国出版社,出版了个人编写的100多首诗词——《长春集》。《长春集》的发表,受到很多作家的高度评价。诗词充满了浓厚的生活气息,字里行间都是“情”,排词布句都是“艺”。有些诗词在四川、浙江、湖北、河北等省级刊物上进行了发表。被云南金壁诗社、河北诗词协会吸收为会员。

辛勤的汗水,浇出了鲜艳之花,育出了丰硕成果。在父亲的领导下,燕南诗社紧跟时代的步伐,以其独有的平仄韵脚,抑扬顿挫的节拍,浓烈的激情和悠扬婉转的曲调,或诗或词,或吟或诵,紧紧把握文化大方向,抓住历史大背景,顺应历史大潮流,挥动诗人大手笔,反映时代大题材,唱响时代最强音,突出时代主旋律,围绕全市工作大局,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丰富了我市的文化生活,为我市的文化建设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提起诗社,人们都异口同声地挑指称赞:燕南诗社是刘乃英社长以坚忍不拔的办社意志,百折不挠的办社决心,顺不骄曲不馁的创作精神,用人格魅力和艺术魅力去凝聚人心的工作方法办起来的。

病 重 住 院

随着年岁的增长,父亲体质也随之而下。在19985月初突然尿血,经检查化验左肾发现了癌症斑点。10号左右住进了廊坊市医院,22号做了切割手术。出院后体力恢复较好,生活能够自理。

8月下旬回霸县老家探亲访友,22日回李家营,24日返回廊坊。9月中旬腰腿开始出现疼痛,经化验检查,发现癌已扩散到肺、肝、刀口等部。1126第二次住进了廊坊市医院。在住院期间他以顽强的毅力,忍受着病痛的折磨,没喊过一声疼,处处替别人着想。每天护士查房前,他总让我们把病室整理、打扫得干干净净,收拾得整整齐齐。家里人和他谈起物价低东西贱时,他忧虑地说:“挣工资的愿意,农民们怎么过呀?”同事好友看望他,谈起诗社工作时父亲总是滔滔不绝。就在病情十分严重的时刻,他仍惦记着我们,不断催我们:“睡吧!睡吧!”就在临终时的前两天,还和我讲述抗日战争时期的生活片段,喘着吟诗两首。一首是郑板桥写的《茶壶》,一首是他写的《盆钓》。他说这两首诗的特点是小中见大。谁知这两首诗竟是父亲离别人世,告别诗坛的最后绝吟。

与 世 长 辞

1214父亲喘得厉害,15日前半夜,病情加重,说话吃力,有时语言不清。开始拿着我的手在手心里写了一个“雷”字,他说:“打雷呢!叭!叭!的”实际上冬天哪里有雷呢,可能是出现的幻觉。不一会儿就不能说话了,痛苦到了极点。他就用手比划着一会儿要笔写字,一会儿要收音机听预报,一会儿让我们把病床摇起摇下等。谁知拿起笔来手就不随使了,写的只是弯弯曲曲的笔道。到了四点多钟两眼发昏,目无光泽,慢慢进入昏迷状态,仍是急喘。后来嘴和鼻子出现了粘液,17日上午830分呼吸越来越慢,心率由200多、150多降到0。经十多个医护人员抢救无效,于835分停止了呼吸。父亲的尸体暂放在医院的太平间,18号上午送火化厂。

追 悼 会 上

父亲的灵堂设在廊坊家中北房的外屋,前面放有供桌,桌上摆放着父亲的遗像,像前是灵牌和供品,供品两边立着两颗点燃的大蜡,加上烧纸,屋内烟雾缭绕。北墙贴有白纸黑字的横幅,上写“刘乃英千古”五个大字,两侧墙上挂有诗社刘桂芳、刘伯芸、白恩舫、高俊梅、刘晁林敬献的挽联。东侧挽联是“燕南折绣织心痛如割哭鹤影,天北殒文星泪飞似雨吊诗魂”,西侧挽联是“一世情操意高境远,半生戎马儒雅风流”。挽联对父亲一生做了高度的评价,并表达了燕南诗社诗友们极度悲痛的心情。

参加吊唁的有父亲生前的亲朋好友,有他的学生,有诗社的诗友,有部队导弹连的部分官兵,有离退休的老干部、画家、作家等。

19日上午9点,十多辆汽车在鞭炮伴随声中,缓缓向火葬厂驶去。父亲安详的躺在水晶棺内。哀乐声中人们排着长队、按步有序的在父亲前面鞠躬行礼,挥泪告别。当诗社社员出现时,次序被打乱了,人们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悲痛,抚摸着灵柩放声痛哭。声声哀乐,阵阵哭声,一片悲哀。这一声泪俱下的场面,体现出父亲一生中与人为善、为人忠厚、平易近人、宽以待人、乐于助人、心想他人、廉洁奉公的高尚品德。

深 切 缅 怀

父亲离我们去了,他的音容笑貌,高尚品德,仍在我们心中。人们想念他、怀念他。事后燕南诗社社员们对父亲进行了深切的缅怀,写出了《缅怀刘乃英先生专辑》的诗刊。七十多首诗词、挽联以悲哀伤感的心情,回顾了父亲的高尚品德和才华。每词每句蕴涵着对父亲的思念与尊敬。刘桂芳大姐写的“绿溪来访人何在,唯有清波做泪流”。“昨夜又得诗一首,欲拨电话泪如倾”。刘伯芸姐写的是“诲音瘦影依稀在,诗海导航何处寻”。高俊梅妹写的是“飘然相聚梦里来”等佳句,使诗情进一步升华,催人泪下,把诗意推向高潮。

1999130日的廊坊日报上,又刊登了退休老干部仝正年写的散文《冬至燕南忆故人》。文章以倒叙的写法,以回忆人生为主线,从诗词、挽联入手,缅怀了父亲的才华和人生。文章的笔调充满了遗憾、悲伤、惋惜、尊敬之情。最后以刘伯芸大姐的两首藏头诗做结尾,代表了人们的心愿。两首藏头诗是:

乃心似玉任天雕,

英烈芳情劲骨消。

千朵迎春争娇艳,

古梅斗雪更妖娆。

先意丹心继后生,

生花妙笔补天擎。

永昂傲雪三千丈,

垂首诗坛两袖风。

父亲已经去世了,人们不断的谈论他,对他的去世有两种说法:一、客观上讲他患的是癌症,是不治之症。二、主观上讲是天意。在住院病重期间父亲说过:在他的病床上总有一个老头。有次做梦他上南极当了记者。使人不解的是在仝正年《冬至燕南亿故人》的文章中有这样两段话:

在燕南诗社成立两周年即《燕南诗丛》首发式上,他在庆祝会上朗诵的那首诗:“冬至燕南初,长风下古都。岭梅因雪秀,岸柳待春舒。天意怜学子,人间庆好书。来年秋月满,相聚欲何如。”

就在刘乃英病中,他们打印这两首诗时,“天意怜学子”一句的“子”字说什么也调不出来,一调是“了”,又调还是“了”,反复再三仍然是“了”,“好便是了,了便是好”。也许刘老的病就要好了。他们怀着良好的祝愿,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打个“了”字,再去添上一道。当时他们感到奇怪,过后悄悄的议论:“难道刘老就一准在戊寅年仙逝?”如果这样,他的《寅年抒怀》便成了绝笔:

非因王自傲,有责护疆林。

假我狐常恃,偷天鼠惯吞。

行风驱恶瘴,长啸唤山魂。

浩气连湖海,云腾草木春。

这等正气,这等壮志,这等情怀,真有些“蒙蒙诗兴老来狂”的味道。气魄之大,胆略之大,也是诗中少有的。

读完这两段文章后我们就从“天意怜学子”这句话上进行推想:问题出在“子”上, “子”是由“一”和“了”组成的,“一了”“一了”就是完了的意思,而这句诗的最前边是“天意”两字。所以说父亲去世乃是天意。不过这些主观的想法不是唯物的,是毫无科学根据的。只不过是猜想而已。从天意上想是为了减少一点我们的悲痛。

父亲和我们永别了,诗社孙锡然同志写了一幅长联:

当年投笔赴戎机,有英雄气,具儒者风,竞半生坎坷,两度蒙屈。常思好人尚能做乎?

一生诗文,蕴凤藻,著长春集,倡燕南社,终人称诗魂,诗成佳作,如此先生可不朽矣。

64字长联恰如其分的概括了父亲坎坷进取的一生。

父亲是一个平凡的人,但他给我们树立了如何做人的榜样,他的高尚品德和不断进取的精神及超人的才华是永远值得我们学习的。

以上所写内容有父亲生前回家讲过的,有他笔记本上写过的,有他的学生介绍的,也有报纸和书上登过的,也有悼词上念过的。由于父亲不在身边,对他的经历了解得太少了。加之年代已久,有的日期和具体的事情,只能做简略大概的回忆。可惜的是在部队的战争岁月和惩恶锄奸的惊险场面这一辉煌片断,因为不知无法写出。为缅怀家父,只能把已知部分经历进行简单概括地整理,以作参考和纪念。

 

长子   海潮         

199936        

 

本站最新发表文章 本站推荐你的文章 网友正在观看文章

  双击自动滚屏  

开心驿站|flash动画学习网|音画学习网|大图音画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请您到网页的留言板留言   联系电话:QQ:71879229 303068360 群:80872162   联系人:香山
备案号:晋ICP备13000829号 任何言论纯属作者或转贴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   

违法信息举报电话:18734530188 国家信息产业部 备案号:晋ICP备13000829号 邮箱:jshqy@126.com